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杨博客

生活随笔、随心所欲、信手拈来、以达恣肆

 
 
 

日志

 
 
关于我

我的祖先曾是龟兹国——吐火罗人,那时,我的祖先统治着这一文明的国度。我更老的祖先是六千多年前生活在欧洲大地的土著居民欧罗巴人,现如今我们快乐地生活在广袤的巩乃斯草原。

网易考拉推荐
 
 

读郑燮小品文有感  

2006-11-15 11:12:1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总之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独画云乎哉!”

      早晨读清人小品集,读到郑燮的一篇小品文很有感触, 短短九十几个字写出了一个哲学命题,画竹当胸中有竹,这是许多大师最为欣赏的话,经常在教学中这样尊尊教导学生。而板桥先生却不这样认为,他认为: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是不同的。我们常常强调作画要:“意在笔先”,我们认为这是作画的最高境界,板桥先生却不以为然:“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这也不过是个定势而已。那么最高的境界是什么?“趣在法外者,化机也”,只有达到了随着意识的流动而随意的泼墨,变化万千,这才是最高的境界!我想也是,绘画于是、做事于是,做人亦于是,无为,无不为。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