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杨博客

生活随笔、随心所欲、信手拈来、以达恣肆

 
 
 

日志

 
 
关于我

我的祖先曾是龟兹国——吐火罗人,那时,我的祖先统治着这一文明的国度。我更老的祖先是六千多年前生活在欧洲大地的土著居民欧罗巴人,现如今我们快乐地生活在广袤的巩乃斯草原。

网易考拉推荐
 
 

深 沉 的 爱  

2006-12-09 09:46:1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对十分衰老的夫妻,岁月在他们的头上、脸上和身上的每个部位都留下了无情的“年轮”。他们早已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工作,甚至大部分同龄的朋友也都相继与他们做了最后的诀别,离开了艰辛生活的世界。然而,他们还活着,仍然住在那栋旧公寓最底层的一套单元房里。每天傍晚七点,他们依旧相互搀扶着,迈着蹒跚的脚步,准时地沿着楼前巨大空旷的草坪,颤颤巍巍地散着步。他们慢慢地、平静地走着,仿佛是在尽情地享受那大自然最后一瞬的辉煌。只有走到草坪的西南角时,老妇人的脸上才会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惆怅,也只有这时,老头才偶尔会费力地张开多皱而又干瘪的嘴,低声地向老夫人说些什么。而每回听了老头儿的话,老妇人的脸上总会出现几分隐隐的羞怯。在别人看来,她总是那样的谨小慎微,那样的唯唯诺诺,仿佛她的一生都背负着对老头儿还不清的“债”。唉!都是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不可原谅的呢? 
    老夫人已经非常衰老了。可是,从她那稀疏却一丝不苟的白发、多皱但仍不失端庄的面庞、下垂但依旧美丽的双眼中不难看出她年轻时的丽质和风采。岁月无情呵。其实,老妇人年轻的时候,除了有一副令半城年轻人倾倒的美貌——俊俏清秀的面庞、溢光流彩的眼睛、颀长窈窕的身段外,还有着与美貌一致的高雅风度和气质。她的身边曾经云集着众多的追求者,而她也的确曾经有过一位让她至今也难以忘怀的恋人。每当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在宽阔的草坪上尽情地涂抹着灿烂金色的时候,他们总是相依相偎地坐在草坪西南角的草地上,她用甜润温婉的歌喉为心上人低声吟唱着他们都喜爱的那只歌,他则静静地望着那如火如荼的晚霞,一只手随着悠扬的歌声轻轻地打着节拍……。后来,由于许多说的清和说不清的原因,她没有嫁给他,而是出人意料地嫁给了现在这位曾经顶着一脑袋高粱花子进城的丈夫。或许是由于她的那位恋人,或许是这首家庭交响曲本身的不和谐,总之他们的夫妻生活从一开始便笼罩着一层莫名其妙的阴影。恋人从她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了,她也永远地封闭了自己的歌喉。在漫长的共同生活中,充满嫉妒心的丈夫终于使她的生活、她的性格以及她一切的一切都改变了。她的心彻底地死了,留下的只有那凄清冷艳的美丽…… 
    他俩依然绕着空旷的草坪慢慢地走着……。七点半了,草坪另一端的路上又准时地走出了另一位更加衰老而且孤孤单单的老人。十年了,他也总是在这一刻出现在这块草坪上。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人们知道的只是,在十年前的某一天,他来到了这座城市,并用高价租下了那栋公寓另一端最底层的一套房间。人们还知道,每天傍晚的七点半钟,他一定会出现在这块草坪上,柱着一根手杖慢慢地踱步……。那手杖已经被他的双手摩擦的通体透亮。他经常呆呆地望着草坪的西南角,似乎在追忆着什么,寻找着什么,也祈盼着什么……。只有在与那对老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那投向草坪一端的、已经有些昏花的目光中才会流露出丝丝缕缕异样的温柔。十年了,他和他们的每一天都是这样渡过的。但是,他们彼此从未打过招呼,甚至连相互间的点头示意也不曾有过。只是在看到孤身老人那奇异的面部表情之后,陪伴着老伴儿漫步的老头偶尔会低声咕哝一句“精神病”。那老人并不还口,似乎根本就没听见他在说些什么,而此时老妇人则会转回头来,向老人报以一丝歉意的微笑……。他们就是这样生活着,相安无事地以自己的方式祭奠着过去、祈求着未来…… 
直到有一天,那件可怕的事情突然降临,才使他们之间维持了多年的平静在一瞬间被彻底打碎了……
    那天,晚霞依旧是灿烂的。钟表的时针刚刚慢慢爬过七点半,那对年老的夫妻也刚刚走近了那位孤独老人。突然,一辆失控的汽车迎面朝他们疾驶过来。老头儿惊慌了,他不知所措地瞪大眼睛,无望地盯着急驶而来的汽车,一时竟不知该做些什么,而手却紧紧地拉着老伴儿……。老妇人则显得十分镇静,面对飞驰而来的汽车,她的脸上反而绽出了宁静而安详的笑……。她笑得很美,那笑意仿佛从每一条皱纹中溢出来,好像她早就在等着、盼着这一天的到来……。然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身边那位总是孑然一身的老人却突然甩掉手杖,用尽全力把那对老夫妻从车轮前推了出去…… 
    急救室里的忙乱终于过去了,周围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只有工作着的心电监护仪和脑电监护仪还在发出一些细碎的声响……。老人静静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面容平静而安详。老妇人茫然地望着荧光屏上心电图渐渐拉出的直线和愈来愈微弱的脑电波,轻轻地问医生“知道他的名字吗?”医生也仿佛怕惊扰了什么人似的低低地回答道“他的身份证上写的是……”。医生的话音刚落,老妇人仿佛被雷击中了一样浑身一颤,而后猛然扑到老人的身边,紧紧地抓住那只枯瘦、并且在渐渐变冷的手,眼泪潮涌般地沿着多皱的面颊滚落下来…… 
    年轻的医生轻声地安慰她说“老人家,别难过了。其实,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痛苦了……”。然而,老妇人却突然悲痛欲绝地吼道“不!他不会死!他永远也不会死!”说完,老妇人慢慢俯下身子,用嘶哑的声音吟唱起一支她曾经十分熟悉的歌…… 
    悠扬的旋律弥漫在静谧的空气中,似乎在召唤着什么……。伴随着歌声,荧光屏上老人那早已十分微弱的脑电波突然大幅度波动起来,而且愈来愈大…… 
    歌声终于停止了。伴随着歌声的远逝,老人的脑电波也从大幅度的波动中渐渐趋于平缓,最终形成了一条平滑的直线……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