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杨博客

生活随笔、随心所欲、信手拈来、以达恣肆

 
 
 

日志

 
 
关于我

我的祖先曾是龟兹国——吐火罗人,那时,我的祖先统治着这一文明的国度。我更老的祖先是六千多年前生活在欧洲大地的土著居民欧罗巴人,现如今我们快乐地生活在广袤的巩乃斯草原。

网易考拉推荐
 
 

苍 凉

2006-10-10 10:33: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常说医生的心是麻木的。见慣了流血和死亡……可又有谁能体味到医生内心深处的那份儿苍凉?

我总记得那一天。

随着叫号员的呼唤,进来的是一个微跛的小姑娘,她清秀纯洁的简直象一朵带露的小梨花。白净的面庞,微红的两颊,楚楚动人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一切都是那样新奇,一粗粗的发辫随意搭在肩上,辫梢系着一朵大大的蝴蝶结……哇,好漂亮的小女孩!

怎么啦,小姑娘?我笑着问道。

阿姨,我腿疼。小姑娘皱了洲弯弯的眉毛,对我说。

从她父母那儿我知道了她只有十一岁,一个月前不小心摔倒,从此这条腿便开始疼痛,而且长出了一个愈来愈大的肿块……。一丝阴影掠过我的心头,莫不是……

例行的检查、化验、拍片……当结果全部回到我的手上,望着这个清丽的孩子,我笑不出来了,一切都证实了我的预感——骨肉瘤,这是恶性程度极高的一种肿瘤呵!

我能做些什么呢?我悲哀的想。上帝呵,你为什么在创造生命的同时,又要去摧残他们呢?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幼小的如同春天的柳枝上刚刚绽出的嫩芽一般的孩子呵。

尽快住院,手术……”我望着孩子,对他父母低声说……

一个月以后,一辆轮椅载着失去了一条腿的她来到我的面前,依旧白净的面庞,依旧明亮的大眼睛,依旧粗黑的辫子,只是经过了这次手术,他消瘦了,两颊上的红晕也不复存在了……

不久,她出院了。

我暗暗的祈望,祈望那少的可怜的幸存者中能容纳下她,因为她太小了,小得让人心疼。

按照出院前的医嘱,她的父母每月都按时带她来复查。拍胸片、做化疗……渐渐的,我们熟悉了。每月临到她该来的日子,我总是既担心有害怕,直到拿到胸片,望着那清晰的肺纹、心影、骨骼确信没有什么转移灶时,才能轻轻松口气……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每月一次的化疗,终于使她更加消瘦,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也渐渐地暗淡了,记不清从哪一天起,她戴上了一顶漂亮的小帽子,因为她那一头漂亮乌黑的头发几乎落光了。

一年过去了。我庆幸她从这最可怕的第一年中逃脱了。

又是半年过去了。这天她来到我的面前,由于停止了化疗,又调养了一段时间,她似乎胖了些。看来她今天很高兴,笑着悄声对我说:阿姨,我的头发又长出来了,真的,有些都好长了呢。我又快可以梳辫子了……”

是吗?那真好!我看着她,笑着答到。

然而,当这次的胸片送到我的面前时,我黯然了。它终于来了,死神的阴影撕扯着胸片中那清晰的双肺轮廓,一团团,一块块……

再挣扎一次,也许还有希望……”我用连我自己也没有信心的话宽慰她的父母,同时也宽慰我自己……

轮番轰炸式的化疗、放疗,终于没能扼住死神的咽喉,渐渐地肺部病灶愈来愈大,愈来愈多。咳嗽、咳血、胸痛……我尽力了,但死神仍在噬啃着这个只有十一岁的小生灵。
从此,她的每一次到来,都引起我一阵痛楚,看着她渐渐地被病魔吸干血肉,而我这个做医生的却爱莫能。尤其是当她仰起苍白的面庞,一脸天真地问我:阿姨,我做化疗,那我的病就一定能好,我就能留长长的辫子了,对吗?我能说什么?
终于,她不来了,也不能来了,从随访信中,我知道她已经死了,带着一个希望留一条长长的辫子的愿望去了……

时至今日,已经几年过去了,而我却每每想起她来,那白净的脸庞,那纯真的双眸,那乌黑的发辫和那顶漂亮的小帽子……我为医学悲哀,我为自己悲哀,也为这朵只有十一岁的小花蕾悲哀……

这份儿苍凉,难道也世人皆有吗?!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