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杨博客

生活随笔、随心所欲、信手拈来、以达恣肆

 
 
 

日志

 
 
关于我

我的祖先曾是龟兹国——吐火罗人,那时,我的祖先统治着这一文明的国度。我更老的祖先是六千多年前生活在欧洲大地的土著居民欧罗巴人,现如今我们快乐地生活在广袤的巩乃斯草原。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文人狂傲精神及其消退考(原创)  

2010-11-25 15:43:2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梅何处不爱霜,傲雪争艳尽荣光。萧瑟肃杀皆不顾,凛冽送出一段香。     

陋室伴书度时光,浊酒焦墨觅文章。古来文士多傲骨,如今不胜一分狂。

       中国文人的狂傲精神在中国文化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诗句是中国文人狂傲精神的最佳写照。我们不知道这种精神产生于亘古的哪个时代,论语《阳货》篇记载:子曰“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孔子在这里将古代的狂者和他那个时代的狂者进行了比较,孔子认为:古代的狂者不过是愿望太高,而现在的狂妄者却是放荡不羁;孔子生活的时代离我们近三千年了,可见在孔子之前就有许多大狂之人。我们可以梳理一下孔子前期的狂傲之人:

         他们也许是不做孤竹国国君、饿死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也许是在颖水洗耳、放牛的许由、巢父?他们藐视王权、藐视相权,他们“狂”的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从容;他们“傲”的是那样的高尚,那样的纯洁,他们把文人的狂傲演绎的淋漓尽致。

        春秋战国时代依然是狂人辈出的时代 ,但是,他们的狂傲与前辈们相去渐远了,《战国策·齐策四》记载:齐宣王召见颜斶,说:“斶前!”斶也说:“王前!”宣王不悦,左右的人也都说颜斶违反君臣之礼。颜斶对曰:“夫斶前为慕势……这段话饭译成白话就是:齐宣王召见颜斶。宣王嫌颜斶坐得离他太远,说话费劲,就说你靠近一点。颜斶回“王前”,宣王的随从指责颜斶,说:“你还讲不讲点贵贱尊卑?”颜斶却说:“我向前靠,成了趋炎附势的小人,大王向前靠,是尊重人才……”

     《 孟子·公孙丑下》记载:孟子将朝王。王使人来曰:寡人如就见者也-有寒疾,不可以风; 朝将视朝,不识可使寡人得见乎?对曰:不幸而有疾,不能造朝。 明日,出吊於东郭氏。这是一段很精彩的记载说:孟子准备去朝见齐王,恰巧齐王派了个人来转达说:“我本应该来看您,但是感冒了,吹不得风。明早我将上朝处理政务,不知您能否来朝廷上,让我见到您?” 孟子回答说:“不幸得很,我也有病,不能上朝廷去。” 第二天,孟子要到东郭大夫家里去吊丧。

      我们通过以上两个春战国时代的例子可以细细地品味出颜斶、孟子的狂傲与伯夷、叔齐、许由、巢父的狂傲已经有了细微的差别。颜斶子孟子的狂傲心胸过于狭窄,让人觉得很矫情,已经没有了远古时代狂人的高尚、从容……

     到了汉代,汉武帝时期的东方朔可谓是狂傲第一人,而司马迁却把它放在《滑稽列传》来记载,我们截取一段记述:“朔初入长安,至公车上书,凡用三千奏牍。公车令两人共持举其书,仅然能胜之。人主从上方读之,止,辄乙其处,读之二月乃尽。诏拜以为郎,常在侧侍中。数召至前谈语,人主未尝不说也。时诏赐之食于前。饭已,尽怀其余肉持去,衣尽污。数赐缣帛,担揭而去。徒用所赐钱帛,取少妇于长安中妇女。率取妇一岁所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于女子。人主左右诸郎半呼之“狂人”。东方朔虽然聪明过人,但是,装疯卖傻、花天酒地、玩弄女性,在司马迁眼里只不过是一个投机取巧、玩弄妇女、讨好帝王的弄臣而已。

       魏晋时期以嵇康、阮籍为代表的竹林七贤,是一个以文采和异形著称知识分子群体,《世说新语》记载了许多他们狂傲的故事如嵇康打铁、阮籍醉酒、刘伶裸形于屋等等。然而,他们的“狂”既不同于许由、巢父也有别于颜斶、孟子。因为他们生活在政治集团相互倾轧的乱世,他们借狂傲之举,发不满之实。狂傲的很出格、很到位,但细细琢磨就很容易让人体会出,他们狂傲只不过是在消极避世中无奈的举措罢了,不这样做又能如何呢?

       唐人李白之狂傲比之魏晋,发自内心的本性之狂似乎更要多一些:“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惧怀逸兴思斗志,欲上青天揽日月”。李白狂的潇洒、狂的自如、狂的彻底,那个时代不仅仅是李白狂,还有张旭、还有怀素,还有……李白是盛唐的狂傲,盛唐天生三分狂,然而,面对李白的狂傲即便是盛唐的诗人也自愧不如。杜甫说: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晚唐诗人孟郊也说:宋玉逞大句,李白飞狂才。因此,李白的狂傲是中国文人狂傲精神走向巅峰的体现,同时也是时代精神的体现。

      自唐以降中国的文人的狂傲越发式微……到了现代,我们文人的狂傲精神不但消失殆尽,甚至出现了被鲁迅先生称之为的“犬儒”文化,说白了就是:文化狗的现象。文人不但失去了自己所特有的狂傲精神,甚至还创新出了哈巴狗文化……

       历史进入了当代,号称当代大儒,被当代很多人捧之为时代狂人的梁漱溟,他的狂傲也无非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给领袖人物提了点小小的意见罢了,这一点点所谓的狂傲与前辈们相比简直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可是如今即便是这般渺小的狂傲,也已经消失的无踪无影了。

     中国文人的狂傲精神死了!

    再过几年怕是腐烂的连尸体也找不到了……

    再过几十年怕是想考也无从考了……

    再往后怕是也无人想考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