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杨博客

生活随笔、随心所欲、信手拈来、以达恣肆

 
 
 

日志

 
 
关于我

我的祖先曾是龟兹国——吐火罗人,那时,我的祖先统治着这一文明的国度。我更老的祖先是六千多年前生活在欧洲大地的土著居民欧罗巴人,现如今我们快乐地生活在广袤的巩乃斯草原。

网易考拉推荐
 
 

行者谢川(原创)  

2011-08-03 12:43: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川是我在西行的路上认识的朋友。其实他是我朋友的朋友,没去西北时我们未曾谋面,也不相识。他四十多岁,个子不高,身体匀称、结实;脸略有点长,短发、小眼睛、长眼裂,皮肤略显白皙。一个男人四十出头身上没有赘肉不容易,个子不高、身体匀称、结实,说明经常锻炼,有智慧男人的多是小眼睛,眼裂长更让人觉得目光深邃,我们想象中的西北汉子,多是浓眉、大眼,方脸、阔肩,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然而,谢川不是。经朋友介绍,我们相互握住对方手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对方的实力,手柴、有力,说说明性格刚毅,做事果敢。男人对男人的欣赏,往往是从实力开始的……晚上,谢川做东请我们吃饭。手抓肉、青稞酒……,朋友托付他带着我们去旅行,他欣然答应,因此,酒过三巡,谢川便不再劝酒,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经常出去旅行的人,为了旅行顺畅,不会放纵自己,我觉得很职业。再后来的旅途中我还发现他有极好的语言天赋,能够说地道的兰州、、甘南、川西、成都等地的地道方言,我想这和他经常旅行有极大关联。

       清晨,我们的旅途第一站,甘肃甘南地区的夏河——拉卜楞寺,路程约260公里,三个小时可到。谢川说:他喜欢车。朋友说:车如老婆。我不置可否。但是,当谢川驾车行驶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对车的喜欢不仅仅是喜欢开,更多的是人车一体的合理性,坐他的车舒服,坐他的车自然。每到一地,他总是先去查看自己的车,擦洗自己的车。爱车胜过爱自己。我想有车,世界变得小了,腿变长了,

      谢川告诉我:我们的第一站是拉卜楞寺,拉卜楞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寺院之一,是藏传佛教格鲁派最高佛学学府之一,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 2个多小时后,我们先到达拉卜楞寺的山口,那里挂满了经幡。谢川说:经幡又叫风马旗是西藏高原上一道独特的风景,在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的藏族聚居区以及尼泊尔、锡金、不丹、克什米尔等邻邦,人们随处都能见到。经咒图印于布、麻纱、丝绸和土纸上,这些方形、角形、条形的小旗被有秩序地固定在门首、绳索、族幢、树枝上,在大地与苍穹之间飘荡摇曳,构成了一种连地接天的境界。 这一面面小旗在藏语中称为“隆达”,也有人称之为“祭马”、“禄马”、“经幡”、“祈愿幡”,不过,人们更习惯称它为“风马旗”,因为“隆”在藏语中是风的意思,“达”是马的意思。显然,风马旗在这里是直译。他停下车,神奇地从车后备箱里拿出几个哈达,让我们把哈达系在山口的经幡丛中,许一个美好的愿……我想这就是文化,我们如果不能对一个民族生活深入的体验,就无法了解那个民族的文化。

      谢川告诉我说:进拉卜楞寺缘左右两侧而入,不可行走正中央,以示恭敬。若靠门左侧行,则先以左脚入,右侧行则右脚先入,千万不可采门槛。见佛一定要拜,拜佛要双手合什,高举过头顶,向下至嘴边停顿,可许愿,再向下至心口,默念,再摊开双掌,掌心向上,上身拜倒。不但要拜佛,藏族人告诉我:拉卜楞寺的活佛很大,一定要让他加持。呵呵,我不信佛,看到谢川拜佛虔诚的样子,为他的真诚感动。他信佛吗?我不知道!我想,信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虔诚。我一路和谢川同行,受到了很大的藏传佛教知识的启蒙。离开拉卜楞寺,我们来到了桑科草原。我和谢川骑着马,信马由缰在草原上漫步。蓝天、白云、草原……也许用语言对大自然的赞美是最苍白的,也许这一天我们话说的已经很多了……谁也没有说话。

     晚上,夜宿夏河。我们在小店里点了一些牛羊肉,谢川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瓶青稞酒:晚上喝点酒有好处,帮助睡眠。我们话很少,在静谧的草原上,自斟自饮喝着杯中的酒,想着自己的事……他也许考虑的是继续的历程……

        兰州到唐克约300公里。谢川站在黄河边对我说: 这就是唐克,四川阿坝若尔盖唐克乡。黄河从青海巴颜喀拉山上流出,向东南流进甘肃,再漫游到川北大草原来到这里,在这里黄河与白河相汇,形成九曲第一大转弯,隔河与甘肃省相望,然后向西北折回甘肃。于是,唐克有了个响亮的名字:“黄河第一弯”。我很孤陋寡闻,假如不是谢川带我来唐克,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地名,还有这样一个景色优美的地方。我站在唐克的小山上,望着黄河与白河相汇,辗转腾挪,然后悠闲的拐了几个大弯后蜿蜒而去,望着众多的沙洲,河岸婆娑的红柳,河中戏水的鸟儿,夕阳晚照,如诗如画的景色,不禁让想起了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里的佳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尕海、拉卜楞寺、桑科草原、花湖、 若尔盖、川主寺、松潘……谢川带着我们走进这魔幻般的大自然,像是走在自己的后花园,边走、边聊、边看……,我仅仅是一个爱好旅游的人,美丽的大自然令我陶醉,无限的风光让我向往,我所得到的满足就像喜好美食的食客,就像喜欢垂钓的渔夫,看到了既是最大的满足,这一切无不体现出人类固有的贪婪……可是,我从谢川的眼里却看不到旅游者贪婪的眼光,他缓缓地讲,慢慢地看,平静、恬淡的看着一切,仿佛这一切都是自己家藏的古老家具。谢川习惯地一遍遍走在西北边垂的边边角角,我想他不是一个旅游者,他应该是个行者,作为行者他的内心感到的是什么?我不得而知。

      因为遇到了突发事件,我们谁也没有料到,我的旅行要在松潘戛然而止了,因为走得突然,没能向西北汉子那样和谢川痛饮,没能面对谢川抒发我的感激之情,我们告别的时候都感到了几分失落。谢川送我一个被活佛“加持”的哈达结,一切的话都在这里,他希望我再来,他愿意下一次领我去青海宁夏旅游。也许我还会来,也许我永远不会再来,但是,谢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超过了,美丽的大自然……

         谢川不是西北汉子,据说是南方人的后裔,但是我觉得他已经西北化了,它具备了西北人的豪爽,同时还兼备了南方人的 细腻……

        据说:谢川80年代末毕业于西南交大,是那里的高材生……

        据说:谢川服务于兰州的一所著名大学……

        我认为:谢川是个行者,一个对大自然充满敬畏、一个对大自然充满好奇、一个虔诚对待大自然的行者……

       我希望在我的旅行中能够遇到许多像谢川这样的行者,我也期盼下次还能在西北的旅途中相见……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